应橙 作品
几天没更新/没有找到你看的书?通知我
查看更新回复

第47章 羞耻

    新年过去后,寒假很快结束,回去的第一天,林微夏看着值日生开始在黑板的一角写倒计时,她忽然意识到。

    这是他们在深高的最后一个学期。

    高中生涯马上要结束了。

    但她没想到,新学期没多久,学校又起了一场风波。林微夏从办公室抱着厚厚的一摞作业出来。

    她很快发觉了不对劲,男生们三五成群站在走廊上低头看着手机,眼神兴奋,不断讨论声,其中还在夹杂着一两声惊叹和鄙夷。

    回到教室里面也是如此,同学们背靠在桌子边上,他们凑在一起低声议论,时不时把眼神投在方加蓓的座位上。

    林微夏坐下来,她拍了拍方茉的肩膀,眼神疑惑:“发生什么了?”

    方茉眼神迟疑,往正前方的空位看了一眼,转过身压低声音告诉她:“你上ych网站看,有人在上面爆了方加蓓的帖子,现在那些男生都在讨论她。”

    林微夏从抽屉里拿出手机,登录ych网站,一进入那个简陋的页面就发现有人发来一条帖子,旁边跟了一个热字的图案,她点开一看:

    “这个女生是你们三年一班的学生吧,猜猜我在哪里看见她了?”

    帖子附了一张照片,构图有些模糊,明显看出来是抓拍。方加蓓穿着一件灰色的卫衣,头颈畏缩,神情犹豫徘徊在感染科门诊部前。

    很快有人跟帖,讨论声一高浪又高过一浪:

    [风车灌篮]:我靠,不是吧???怀孕了????

    [足球是我心肝]:傻佬啊你,人家去的是感染科,可能得了性病,上次我看她跟一个外校的搞在一起。

    [漩涡鸣人]:惊了,这人外表看着规矩安分学生的模样,实际私生活混乱。

    [五金厂长]:这绝对是大新闻,学校很快就会知道。这种人真是不知检点。

    帖子越往后翻,她发现id明显是男生的人在说一些恶心的话,后来有一个id叫[祈祷月亮]的女性用户出来说来:这种没有实锤的话还是不要乱解读吧,对女生伤害真的很大。

    但这类发言很快被攻击性和臆测的评论覆盖,像是一个沸点,不断向四周蔓延,围绕着方加蓓进行解读。

    林微夏不想再看下去,退出网站把手机扔抽屉里,这时,上课铃适时响起,方加蓓很快回来,过长的刘海挡住了脸上的表情,但她身上的气息阴郁,脸色发白。

    林微夏不知道她本人知不知道这件事,但周围猜测的眼神让她更不自在了,回到座位上,她把自己藏在宽大的卫衣里,恨不得缩成地上的一摊阴影。

    谁也看不见。

    一节英语课上完后,方加蓓快速跑了出去。过了五分钟后,方茉回头跟林微夏汇报事件的最新进展,把手机屏幕递给她看,语气惊讶:

    “夏夏,你看,那条帖子被删了欸,那几个恶意发言的账号被板主禁言了,那些男生太过分了。”

    林微夏抬眼扫过去,开口:“那很好啊。”

    但删帖并不能阻断事件的发展,方加蓓去医院感染科的事发酵的范围越来越大,很快,事件终于爆发了。

    下午上体育课前,学生拖拖拉拉地走向更衣室去换体育服。林微夏走到储物格前,她找到对应的号码,打开储物格。

    “啪”的一声,不远处的方加蓓也打开自己的储物格,她站在柜子前端拿着手机不知道在看什么。

    忽然,一只手伸了过来,直接把方加蓓的手机夺走。方加蓓立刻伸手去抢,郑照行自以为像斗胜的战士一样高举着手机,他迅速翻阅她停留的页面,发出“呼”的起哄声。

    然后他迅速丢给自己的小弟,人人传阅。

    “哈,原来你真的得了性病,什么——衣原体感染,哈,你私生活这么混乱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靠,是真的。”另一个小弟拿着方加蓓手机的浏览器搜索记录给大家看。

    班上的同学正在储物格前拿衣服,有的在逗留聊天,闻言看了过来,彼此视线交汇,议论声小声传来。

    方加蓓的脸烧得异常红,她奋力去扒那个男生的胳膊,不停地说:“还给我还给我。”

    郑照行小弟被弄得耐心尽失,一脸嫌恶地用手肘一顶,“砰”的一声,方加蓓一个趔趄摔在地上,她的脸贴在人们踩了无数次的地板上,头发散乱开来。

    她一直没有抬头。

    手机迅速被传回到郑照行手上,他笑了一声:“我是不是要离她远点,真的好脏啊。”

    说着围观的人群自动后退了两步,一直趴在地上的方加蓓抬起脸,受到刺激般大喊:“我没有!”

    林微夏站在储物格前,白皙的手攥紧插在钥匙孔的钥匙,指甲泛白,十分用力。

    “啪”的一声,蓝色的储物格门被重重关上发出震天声响,众人吓一跳,回头看。

    林微夏朝他们走过去,她抬眼睨了郑照行小弟一眼,平静出声:

    “手机。”

    林微夏的气场很强,琥珀色的眼眸沉静又冷意逼人,男生手一抖把手机给了她。

    手机握在手里,林微夏扫了一眼,轻声问方加蓓:“医院报告出来了吗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方加蓓愣了一秒,随即摇摇头,嗫嚅道,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她没有去检查,那天跑到医院打算去检查又因为害怕而退缩了。

    林微夏重新看着他们,问道:

    “证据呢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刚才刚在洋洋得意发表观点的丁立脸上的表情敛住。

    围观群众很快起了一阵不小的议论声。仅凭一个搜索记录就断定别人,是不是过分了?靠传谣和诬陷给人盖章,你的证据呢?

    丁立的表情很快挂不住了。

    郑照行行梗着脖子粗声粗气地说道:“这他妈是感染病吧,老子冤枉谁了。”

    林微夏一手托着方加蓓的脖子,搭着她的肩膀把人从地上扶起来,闻言回头,不冷不淡地看了他一眼:

    “无知,而且欺负女生你有理?”

    “衣原体感染除了性传播,还有可能是间接传染导致的,去商场用公共马桶也可能会不小心造成间接感染。”

    林微夏站起来,她的眼睛剔透又明亮,盯着散布谣言的这帮男生开口:

    “生病不羞耻,我反而觉得你们这些借性来嘲弄别人的人更羞耻。”

    林微夏这句话像一根软刺,扎在了他们每一个人身上,一行人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郑照行用力地咬了一下后槽牙,脸上的表情阴冷又古怪,看着她:“记住了,你和班盛,其中一个迟早会犯在老子手上。”

    林微夏没有理他们,他搀着方加蓓离开走廊,而去了校医室,说明了缘由。

    面对突然闯进来的女孩,校医扶着眼镜看了一眼那个木讷沉默的女孩,转而看向林微夏,温声说:

    “你做得很好。”

    针对此症状,校医给方加蓓开了一些常规的药,最后给她科普了很多知识,安抚并鼓励她一定要去医院检查治疗。

    “我前两个月一直在家附近的游泳池游泳。”方加蓓不安地绞动了一下手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