杳杳云瑟 作品
几天没更新/没有找到你看的书?通知我
查看更新回复

第73章 073

    073



    “叫夫人。”荆幸知笑意融融, 满含深情地看向容凤笙。接收到他的目光,她在心里嗤笑了一声,这人还真是能装。



    “夫人?”那美艳女子明显有些转不过来, 怎么出去一趟,丞相府就多了一个夫人?



    荆幸知不打算跟她解释,只颔首道,“晚上来伺候, 先跟锦娘下去安置吧。”说罢,施施然离去,那个被他称呼为锦娘的女子痴痴瞧了他的背影一会儿, 方才转向容凤笙。



    “锦娘, 我叫温酒酒,你可以叫我酒酒。”见锦娘打量着她的着装,容凤笙主动搭话。



    “哼,丞相说了你是夫人,那锦娘岂敢以姓名相称,自然是要恭恭敬敬唤一声夫人的了。”锦娘酸溜溜地说。



    这时又有一道温婉的声音插.进,“锦娘, 丞相都吩咐了, 便速速带人下去安置,莫要为难人家。”



    那是个圆脸姑娘, 看上去十分面善, 她看着容凤笙笑道,“你也不要害怕,锦娘就是这样的性子。我们都是同你一般的出身,哪有为难你的道理,若不是丞相肯收留我们, 怕是如今还在倚楼卖笑呢。”她笑得十分真心实意。



    容凤笙没想到这才刚到丞相府就遇到了两个女子,只怕后院还有更多,不过她也不在意只是有些惊讶,没想到荆幸知还是个喜欢救风尘的。她瞧着她们,忽然有些好笑道:



    “丞相是不是说你们长得像他早逝的未婚妻?”



    锦娘挑眉,“你怎么知道?”



    “因为荆幸知也是这么对我说的。”



    这个未婚妻,到底是何许人也?总不能,是他臆想出来的吧?



    锦娘带着容凤笙下去洗漱,途中还忍不住说道,“丞相还是第一次,刚带人回来,晚上就让人伺候的。”这迫不及待的劲儿令锦娘感到了浓浓的酸意。眼看这温酒酒也不是什么绝色美人,荆幸知却回来就定了她为夫人。不过是与她们一般的花楼女子,怎么就走了这天大的好运?



    容凤笙不置可否。



    她印象中,荆幸知为人狠毒,睚眦必报。但是,她发现自己了解的似乎只是冰山一角,这个人似乎还有很多秘密。俗话说知己知彼百战百胜,她必须摸清这个人的底细。



    而且在这府中某处,定然关押着季无赦等人,与之周旋是必要的。



    他当初为什么要怂恿白落葵蹂.躏繁衣,仅仅是为了讨好白,以获得滔天的权势?不,这背后肯定还有什么她不知道的……



    不过,这荆幸知平时看上去不近女色,后院里却养着这么一堆女人,这是令她没有想到的。



    ……



    丞相府入了夜,显得格外安静。这处厢房,容凤笙换了一身新的衣裙,往杯子里倒酒。她注意到,荆幸知有个习惯,那就是他很喜欢将灯火点得很亮,照得室内一切都纤毫毕现。



    “你一点都不怕我,为什么?”



    荆幸知坐在床边,望着正在斟酒的女子,笑得十分斯文。



    “大人温润可亲,有何可惧。”



    容凤笙将酒杯递去,他垂着眼,瞧着她的手看了一会儿,不知在看什么,方才接过那杯子,“世人都裹着一层皮相,而皮相最能惑人。或许青面獠牙,你才会恐惧,”



    他抬起眼来,不知从哪里拿了一张面具扣在面上,是个修罗鬼面。额头上生出肉团,长着长长的犄角,眼若铜铃、血盆大口,乍一眼看去,倒确实挺吓人的。不过荆幸知做出这样举动,竟是有些小孩子气。



    他顶着鬼面对着她,面具后的眼眸幽幽的, “你觉得如何?”



    容凤笙低下头。“既然是大人珍爱之物,那自然是极好的。”



    “是,我喜欢的一向是好东西,”荆幸知低低地笑了起来。



    他起身来。他乌发垂散腰际,清瘦颀长,白色中衣的衣襟散开露出修长锁骨。



    荆幸知算是阴柔长相中的翘楚,像是在阴暗处生长的植物,照不到半点阳光。



    这么明亮的室内,容凤仍然觉得他投注在身上的眼神很是阴暗。



    她没有动,任由他顶着这张鬼面打量自己。



    他忽然笑了,笑起来眼尾上扬,阴郁感中夹杂着一丝秾丽。



    “你怕鬼吗?”



    青面獠牙的鬼面就迫在眼前,他吐字很轻,无端森凉。



    “在你面前的是人还是鬼,你看得明白吗?”



    “有时候人比鬼还可怕。”容凤笙偏了偏头,对这么近的距离感到不适,她眼睛看着那灯罩旁,颤动着翅膀的飞蛾,小小的灰色的一只,似乎生命走到了尽头,正在挣扎不休。



    “大人说我像你的未婚妻。”



    “嗯,这府里所有人,都像她,你看得出来么。”



    容凤笙一怔,难道是她猜错了?荆幸知还真有这么一位未婚妻不成?



    “我给你看了我的面具,你是不是也该给我看看你的了?”冰冷的鬼面擦过耳畔,脸上便是一凉,容凤笙浑身一僵,没有想到不过是走神了一瞬,就被他偷袭得手了。



    眼下伪装已去,容凤笙平静地看着他。



    “若是这么一张脸,又何必掩藏起来?”荆幸知笑意盎然,凑到她耳边说话,“温仪长公主。”



    “你什么时候知道的?”



    荆幸知摸着下巴,“公主不知道你的眼睛,很好认么?” “全天下都在找你,陛下找遍了京城内外,几乎疯魔,而我当着他的面带走了你。若是知道温酒酒就是公主,微臣的九族都会灰飞烟灭。”



    容凤笙倒是觉得未必。



    谢玉京对她说那样的话,怕是早就知道她的真实身份了吧。到底相处多年,就算相貌看不出来,但下意识的一举一动,瞒不过他。



    不过,如果他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,又为何将她赐给荆幸知?难道是想开了,当真决定放手了?



    容凤笙暂时不打算想这些,她正色看向荆幸知,“既然见了面,那荆大人,我们便好好谈一谈。”



    “陛下亲旨,我便是你丞相府的夫人,”容凤笙看着他的脸,那是一种绝对平视的角度,她并没有羊入狼窝的恐惧,也没有面对仇人的憎恨,平和的仿佛是与友人谈心。



    “你现在可以把我当做你未过门的妻子。”容凤笙敏锐地觉察到,自己说出妻子二字的时候,他有明显的怔然。



    她的声音愈发轻柔,“可以告诉我,为什么吗?繁衣是你的君王,而你身为臣子背叛了他,这很好理解,毕竟人,总是想往高处爬。可是,为何又要那样待他?据我所知,繁衣不欠你什么。他对你,甚至是礼待有加。”



    荆幸知蓦地笑了。他笑起来就像是戴着一张假面,轻而易举就可以被戳碎。



    “公主,你当真觉得你的弟弟,是你印象中那样么?”



    “假如我说,假如啊,你弟弟其实一直就是个暴君,想让全天下给他陪葬,他在你面前的样子,都是伪装出来的,那些纯良、那些温柔、那些美好,都是假的。”



    “你可还记得他要为你建造的种种佛室?大兴土木,哪一件不算是他的罪证?” “他的暴戾恣睢可不是假的,为什么百官那么恨他?只有你一直觉得他是个好人。既然魏宣烨可以为你抹去记忆,那容繁衣何尝不能做同样的事情?”



    “公主啊,你这一生,其实什么都没有。”荆幸知有些怜悯地看着她,一字一句地说道。



    “容繁衣为什么那么护着你?你有没有想过,他不过就是想要解开长生。假如他的亲姐姐知道,他曾试图引诱他的亲姐姐,会是什么表情?”



    “说完了吗 ?”



    容凤笙只给出四个字。



    荆幸知笑得欢快,他似乎很喜欢这种操纵别人情绪的感觉。



    容凤笙闭了闭眼,“荆大人,不知是你低估了我,还是低估了繁衣。你是故意想要羞辱繁衣么,在他死后这么久?你还是放不下心里的恨意。但是,我不会相信你的任何一句话。我相信繁衣就像相信我自己。繁衣绝对不会是你口中的那种人。”



    荆幸知蓦地捏紧了酒杯,他的手背上,青筋狰狞。他沉沉盯着容凤笙的目光,让她以为他下一刻就会掐住她的脖子。



    容凤笙站起身来,她居高临下地看着他,“荆幸知,不如说说你吧。你是不是觉得,繁衣没有按照你的想法,成为那样的人,便愈发显得你的卑劣、你的无.耻、你的肮脏、你的下.贱。你不敢面对那样的你。所以你想让他变得跟你一样?你想拉着他下泥沼是吗?”



    她一字一字,剥开他内心最真实的想法,“我们姊弟,在你的眼中,其实都愚蠢到无可救药。因为你最不屑的就是繁衣这样的人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