杳杳云瑟 作品
几天没更新/没有找到你看的书?通知我
查看更新回复

21、021

    021

    他轻柔的吐息如同羽毛一般拂过耳垂,容凤笙瞳孔骤缩,怀疑出现了幻听。

    容凤笙听见自己的声音有些干哑,“你……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谢玉京看上去有些无奈,他轻叹了口气,冰凉的指尖划过她的耳垂,激得她微微颤栗,“您是真的不太记事啊。”

    容凤笙躲开他的触碰,转身要走,却又忽然顿住了脚步。

    她低头看着掌心。

    一抹碧色通透,碧玺呈现水滴状,镶嵌在银环中间,当时谢絮的反应那么大,她也有过片刻的疑惑。

    不过后来觉得,应该是他性格多疑的缘故吧,容凤笙细细看着,她左思右想,忽地想起,此物,好像是……谢絮送她的第一个礼物?

    是在侯府的时候,他送给自己的生辰礼。

    她知道谢絮送过很多女人类似的东西,所以也没有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她怎么可能将这种小事记得清清楚楚?

    没想到,谢絮那日给她带来的,偏偏是它。

    若是以前,容凤笙恐怕很难知道这其中的关联的,可就在刚刚,她察觉到了谢絮的心思。

    一切便都说得通了。

    只是,谢玉京竟然从那个时候就开始算计自己?

    扭过头去,少年仍旧是那副柔软的神情,像是知道她一定会回身,还冲她露出一个笑容。

    他在谢絮的书房见过这个耳坠。

    当时,容凤笙已经被关了禁闭,她的公主府也被抄了。谢絮正握着这枚耳坠悄然摩挲,见他进来后便迅速地收了起来。

    谢玉京一眼就认出,那是属于她的东西。

    他对她身上的每一件饰物都了若指掌,她妆奁里的每一件,她喜欢不喜欢的样式,他都记得清清楚楚。他看见谢絮流露出那样的脸色,那个时候他就意识到了。

    他这一向凉薄的父亲,恐怕并不是,将她与那些女人划为一类的。

    所以,他将耳坠拿走,就是不想让他们心意相通。

    做这样近乎孩子般恶作剧的举动,却也只是暂时的拖延罢了。他不敢说自己心中还有隐隐的恐惧。

    近水楼台,他岂会不明白其中的道理。所以他又送信到云妃手上,让她前来叫走谢絮。

    容凤笙现在却是连生气的力气都没有了。耍心眼竟敢耍到自己身上,可真是长能耐了。

    她冷着脸,将耳坠放进袖子里收好。

    谢玉京勾着唇角,眼中却怒火腾腾,“失而复得,看来您很是高兴。”

    容凤笙听他这么说,却觉得讽刺,多可笑啊,谢絮那样的人竟然也有真心!

    不过她觉得没有必要跟谢玉京解释。

    谢絮利用尽欢想要逼她就范,却把自己真正的心思藏得那么深,生怕被她觉察出一点苗头。容凤笙曾听过他与原配的那段往事,结局并不圆满,也是从那之后谢絮开始流连花丛,对女人尤其地不信任。

    不过,既然他待自己还有几分情谊,那么前往大菩提寺一事,看来也是十拿九稳的了。

    眼下,最需要解决的……

    竟然是面前的谢玉京。

    “他那样三心二意的人,你还要留在他身边,博取他的宠爱,”谢玉京寒声道,“你没有看见吗,他心爱的妙妃昏迷不醒,”